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天絮语

雅俗拙巧皆不论 茶余饭后乱涂鸦

 
 
 

日志

 
 

城阳番外篇(一)  

2015-09-28 15:21:22|  分类: 漫游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阳还有个青岛求实学院,问了问在女姑山,丰海路51号,距离青岛农大约30华里,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
       我们却开了快两个小时。

       一大早起来,顾不上吃早饭,顾不上去几步之遥的学校里再看一眼“小棉袄”,想着路况不熟,须早早行动,一定要赶在七点半之前到达女姑山,赶在军训之前见见我的亲侄儿。
       亲侄儿在青岛求实学院。

     

城阳番外篇(一) - 晴天 - 晴天絮语

       前一天打电话,那孩子的声音没有一丝惊喜,冷冷的,甚至有些不耐烦,他说:“这地方很偏很难找,我也没时间见你...回去吧,不用来。”
     “我是你亲姑啊!我跑了一千里路,都到了城阳了,怎么着也得看看你吧,看看你的学校,回去也好跟你爸妈交代...”我几乎哽咽了。
      电话那头却一直坚持不见。我只好让小朱在QQ上问他的军训安排,盘算着哪个点儿他可以出来几分钟。

       导航不好用,一路问询历尽曲折,终于找到了女姑山,隔着车窗,禁不住心里哇凉——说好的靠山面海呢?手搭凉棚不见海的影子,山是一座不足半平方公里的坟山——这荒郊野岭,方圆十里几乎无人烟,这究竟是大学还是监狱?

       直到门卫放行把车开进校园,提溜到嗓子眼儿的心总算又落回去了。还好还好,里边的环境还算优雅,全不似门外的荒凉,正对校门的教学楼依山势而建,挺显气派,倘能潜下心,这倒是个适合修行的地方。
       赶快拨通电话,说我到了你学校门口了,能不能出来几分钟?还是我去里边找你?
     “我在蹲厕所...就在大门口吧,十分钟以后我过去。”亲侄儿总算没说不见。

       老公拎着一兜零食,我握着一千块钱,站在求实学院的坡道上,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企盼。
       终于等来了亲侄儿,低着头走得很慢,远远望去像个拉长的逗号。
       我迎上去,千言万语却无话可说,又担心他迟到了挨罚 ,匆匆把钱和零食塞给他,说快回去吧别晚了军训。

        扭过脸黯然神伤,我都没有听见他叫一声“姑姑”或“姑父”。

 

城阳番外篇(一) - 晴天 - 晴天絮语 

  

城阳番外篇(一) - 晴天 - 晴天絮语 


         究竟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吴家唯一的血脉!从小大大,和我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时间不比和他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少;前些年最穷困的时候,买衣服给女儿的是地摊货,咬紧牙关给亲侄儿的是名牌;高中三年,为他的不争气,我甘愿忍受那么多的窝囊气,陪着小心巴结那些能影响他前途的大官小将...最后,竟然在我毫不知情的时候,他却报了那个最末流的民办学校,请客吃饭还送出去一千块活动经费。如果早一点听我的劝告报青岛酒店管理学院,至少是个正规的公办学校,而且不用花钱——至少他亲姑不会赚亲侄儿的钱。

       了解内幕的同事纷纷义愤填膺:
      “他真好意思收?谁不知道那样的学校是倒找经费的,听说他们都香港旅游去了!”
      “这不是唯利是图吗谁的钱都要?”
      “给他要回来去!”
       ... 我苦笑:“是我侄儿自愿送的,怨不着人家,见钱眼开是人家的权利人家自己的事儿...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那种一千块都不值的货色,值得我生气吗?”

       但是心里还是隐隐的难过,觉得亲侄儿多花了冤枉钱,要归咎于他姑姑的无能。一定要跑去女姑山送一千块,也是为了弥补一点愧疚吧,可是他那么不愿意见我...是在怨恨我吗?还是,为自己的任性而惭愧?

       祈祷上苍保佑,让这个处处不如小朱顺利的孩子,从此一片坦途,在城阳的蓝天下,一样快快乐乐地度过他的大学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