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天絮语

雅俗拙巧皆不论 茶余饭后乱涂鸦

 
 
 

日志

 
 

俺们的村言  

2015-05-14 21:27:29|  分类: 独自叨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师姐和我同乡,俩人闲聊偶尔会冒出几个地域性的专有词汇,彼此心照不宣,每每笑得花枝乱颤。
       那些登不了大雅之堂上不了新华字典的村言俚语,用普通话很难解释得贴切,却比普通话更生动形象、更入木三分,因而更耐人寻味,没在那个语境里呆过的人不会懂。

       比如“钻节”(节读轻声),应该是褒义词,旨在夸奖一个人很能,但似乎又不是那种大刀阔斧纵横捭阖的能,而是一种低调的小打小闹小聪明,而且关乎生计。 我老爹年轻时很有些谋生手段,除了靠一把铁钳“吃国粮”,业余还会木工、瓦工,还会修理自行车和缝纫机...等等,因此在村里就常被赞“钻节”。
       不过最初听到这个词儿的时候,我把老爹想象成了一条虫子,为了老婆孩子很努力地在树心里钻。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再比如“逼撒”(撒读轻声),我疑心是“逼瑟”念转了音,这个词儿不好说贬褒,反正大意就是很小心很谦卑地瑟缩在某个不显眼处,可怜巴巴上不了大台面的感觉。
       有一次看《红楼梦》,信手翻到贾芸谋差一段,说他为了个糊口的差使借钱送礼,好容易见到王熙凤了,“忙把手逼着,恭恭敬敬抢上来请安”——小人物的艰难,看得人心酸。 就想起给师姐描述过大朱先生负荆请罪的场景:那厮被我没收钥匙轰出家门两天没回了,中午我若无其事地炒菜,听见小朱放学开门,抬头一看,蓬头垢面一乞丐哥,手提一块老婆爱吃的猪血糕,拱肩缩背,在闺女身后“逼撒”着...这个词儿一出口,师姐悠然心会,说活脱脱就是大朱先生被狮吼的可怜相!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忽然意识到这个“逼撒”和贾芸的“把手逼着”,似乎一样的令人心酸,我决心对大朱先生好点,以后无论他怎样气我,也不再那样欺负他了。

   

       前两天给师姐介绍一胖mm,谈笑风生之后,我问对俺们的美女印象如何?师姐生就一双火眼金睛,明察秋毫,能快速从一个人的言语动作辨别其雅俗高下。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师姐伶牙俐齿刀子嘴:“你那也叫美女啊?辣马着个腿、嘴裂滴跟瓢衩子似的!”又加上注脚:“我今天终于知道辣马(马读轻声)是咋回事儿啦——瓢衩子(衩同裤衩的衩)你见过吧?”我脑子里浮现出小时候在二奶奶家面缸子里见过的那个黑乎乎缺口参差的烂瓢,又联想到凤姐的满嘴灿烂,喷饭!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晚上把这俩词儿说给小朱听,边说边笑得直不起腰,小丫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一点都没有共鸣。想想也是,现在的孩子五谷不分六亲不认,她都没见过瓢长啥样,又怎能意会“瓢衩子”的幽默?

       俺们的村言,俺们娘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怕要后继无人了。俺们的村言 - 晴天 - 晴天絮语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