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天絮语

雅俗拙巧皆不论 茶余饭后乱涂鸦

 
 
 

日志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我心  

2015-02-03 10:40:08|  分类: 独自叨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岂能尽如人意    但求无愧我心 - 晴天 - 晴天絮语

 

          平生文字为吾累,
        此去声名不厌低。
        塞上纵归他日马,
        城东不斗少年鸡。

    这是因乌台诗案死里逃生的苏东坡出狱当天所写的一首诗,倘有人找茬,肯定又得二进宫,因为“少年鸡”的典故出自唐代伶人贾昌,代指天子宠信的小人。“城东不斗少年鸡”,你们这起靠斗鸡得宠的小人,老子根本懒得搭理——没留神又擦边儿犯上了不是?文字惹祸啊!

    舞文弄墨又直脾气不加掩饰的才子们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弄进文字狱,唐代有刘禹锡的桃花诗案,宋代除了苏东坡的乌台诗案,还有一个刘克庄的落梅诗案,清朝的文字狱最吓人,一句“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就断送了卿卿性命,雍正皇帝在位时,因文字之罪而株连九族的更是数不胜数。纵览古今放眼世界,写个字儿就能惹是生非的,还真是中国特色。唉...谁叫咱那仓颉老祖宗那么深刻呢?造个字儿又是象形又是指事又是会意又是形声——

    所以深谙老兄秉性的苏东坡的胞弟苏子由曾写诗劝诫:“北客若来休相问,西湖虽好莫吟诗”。
   

    有聪明点的文化人,把关乎伟大理想、政治抱负的诗句涂脂抹粉,包装成儿女情长的样子,谓之“比兴”。像屈原屈大夫香草美人的自喻、王昌龄杜牧等诸多失意文人的宫怨诗等等,借失宠女子之口,抒发自己不得于君、怀才不遇的幽怨。


    当然也有比兴比出幸运来的,唐代那个水部员外郎张籍张十八,就是以“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委婉地拒绝了李师道的拉拢,保全了自己的名节。而他的门生朱庆馀更是得其真传——“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以新妇自比,征求考官的意见,表达自己作为一名应试举子,在面临攸关政治前途的一场考试时所特有的不安和期待。张籍也在《酬朱庆馀》中做了明确回答:“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诗中将朱庆馀比作越州的采菱姑娘,相貌既美,歌喉又好,暗示他不必为这次考试担心。文人相重,酬答俱妙,可谓珠联璧合,千年来传为诗坛佳话。

        可以说,以男女关系比拟君臣、师生、朋友等其他社会关系,是从楚辞就开始的传统表现手法,是酸文人的修辞神器,代代相传。


       传到今天,传到俺的眼前。
       俺是量小非君子,一些关乎名利的蝇营狗苟,总觉得难以启齿,有时便也东施效颦,用些香艳的句子缓和职场的冷酷,譬如,“陛下,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所以“暧昧”在我这里并非指男女关系,而“美女”,几乎是所有没有亲密关系的女人的统称(亲密的自然是“女友”或“闺蜜”),就像淘宝的“亲”,一个称呼把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变得貌似温情脉脉。

       在自己的空间里自说自话,在字斟句酌的过程中慢慢梳理好喜怒哀乐,我想如实记下心灵的轨迹,那么等我老得哪儿也去不了的时候,就可以捧一杯碧螺春,对着这些日积月累的文字和图片回忆今生,或者幸运的话还能集结成册,出本书赠给三五知己。“枕上厕上亦沉吟,不为雕虫为雕心” ,无论雅俗拙巧,这是一个真实的我,不怕走光,有人来欢迎围观;从不寂寞,无人理也一样自得其乐

    从没想过要借这文字去伤害谁——这是我自己的园地,在自己家里絮叨絮叨,无论口吐莲花还是口吐蒺藜,都是我自己的事,路过的人如果“无意中”被刺痛,也只能怪自己私闯民宅自讨没趣儿。

    有美女拍砖:看到这样的文字很受伤
,世界哪有那么复杂?明明是作者自己小肚鸡肠、虚伪狡诈!
       我发信息给最信任的师姐:你抽空仔细看看我那篇《心大一点》,看哪儿虚伪狡诈、哪儿伤着了美女?
       许久,师姐打电话过来:“没看出碍着美女啥事儿,倒是品出点醋味...”

    唉...真是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是我词不达意,还是画虎不成反类狗?涂抹了脂粉效颦还真效成东施了。或者是因为自己性别女,男人的修辞神器并不适合我拿来主义,人家用着是含蓄,我用了就弄假成真,用得节操都没了,成了滑稽。

    深谙我秉性的师姐也做了类似于苏子由那样的劝诫:“北客若来休相问,西湖虽好莫吟诗”,即便吟了,也还是锁起来以绝后患——别给自己找不肃静,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

    一夜辗转,一天面壁,仍是犟驴一头臭脾气难改 ,纵然
平生为文字累,老娘们儿襟怀坦荡,不怕被八卦也不怕文字狱。有些人,看清了也便看轻了,不过是些路人!
    岂能尽如人意 ? 但求无愧我心!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