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天絮语

雅俗拙巧皆不论 茶余饭后乱涂鸦

 
 
 

日志

 
 

江南 山水行  

2013-09-09 15:49:42|  分类: 漫游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是我今生的梦想,前世的乡愁。

 

最早的渊源自然是小学课本里白居易的那首《忆江南》,其实那只是流传最广的其一,香山居士对江南的魂牵梦绕,一气呵成有三首:

 

其一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其二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其三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 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我生长在平原,村头的秦皇堤便是小孩子眼中的山脉绵延,水嘛,村里有半亩方塘,夏日常和伙伴们趴在塘里练狗刨。诗词里的江南,氤氲着润泽与芬芳,让年少的心不禁生出小小的翅膀……

 

长大些他乡求学,阴雨连绵的日子读到皇甫松的《梦江南》: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

 

不由得,湿漉漉的心便涌出烟雨迷蒙的乡愁,想家,想江南——而我的家并不在江南,老人们都说我们长了六个脚趾甲,来自山西老鹳窝。却是为什么,我固执地以为自己家住吴门,直把杭州作汴州?

 

后来,女儿出生在一个潇潇细雨的初夏,已近江南梅熟日,便给她取名“梦潇”。

——此生只能做做梦吧,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烟熏火燎中,天已过午半截已入土,每日里上班一头疙瘩,下班一地鸡毛,没钱也没时间江南寻梦,那小小的翅膀,还没张开便已萎折。

 

江南梦,梦江南……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忽然春雷平地起,漫卷诗书喜欲狂——领导何其圣明,竟批准我们杭州进修。中国美院,那是学画者心中神圣的殿堂,学生时代我便迷恋国美的绘画风格,而国美的校址就在杭州!虽然我们欣然欲往的“白塔岭”只是打着国美旗号的小画室,虽然后来领导收回成命只答应我们自费,虽然最初响应我同行的师姐争取到了公费令我自愧寒酸……毕竟,我们踏上了南去的火车。

 

师姐携一美女,她们单位批的资金雄厚,但为了与我同甘苦,放弃了舒适的软卧……十几个小时的车程,自驶入江浙界,我们便如刘姥姥一般倚窗贪看。窗外的青山隐隐水迢迢啊,正是我梦里的江南!师姐说江南的土地那么润,仿佛指头一抠就能汪出水来,我说中国画里的水墨丹青,肯定起源于江南。

 

我们去的画室叫“山水行”,“白塔岭”的培训期已过。忆起最初的向往,我总把“白塔岭”说成“白岭塔”,连忙纠正,说着说着就成了绕口令,常惹人发笑。那时想象着塔岭在山间、白云生处,及至,看公交站点有“白塔岭”,下车,无岭亦无塔,怅然片刻,自嘲无缘罢了。

 

却另觅到了佳境,方知有失便有得,上苍待我竟是如此宽厚。

 

“山水行”画室在杭州市西湖区转塘镇桕联村梧桐弄,离市区有几十里路,荒僻少人烟,正是潜心修行处。主打教师艾鹏,网上他的视频颇多,小小年纪,才华横溢,每日在画室躬耕不辍,对着我们这群满脸沧桑的求学者,唱念做打左右逢源,真正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艾老师很瘦,上课带一卡通味的棕色瘦狗,名唤“仔仔”,“仔仔”伸懒腰的动作与艾老师如出一辙,学生们玩笑说分不清谁是谁的模仿秀。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修行自然是苦,苦中作乐是也。所幸总算亲眼目睹了南方画派的润泽亮丽、灵动飞扬,那份写意、那种笔锋在纸面上舞蹈的感觉,真是画画亦是画中游,此等境界,应是我不懈的追求,望洋兴叹,上下求索吧。

 

国美的校园倒是出乎我的想象——并非传统的粉墙黛瓦翘角飞檐,而是很理性、很现代的建筑风格,我以为象山校区较之老校融合了更多的中国元素,更贴近自然。青山似黛,碧波如蓝,象山静立校园中,校外便是转塘镇。曾在一个薄阴的午后拾阶登山,满目葱翠,倚芳树流连忘返,下得山来,华灯初照,迷醉于转塘,了不知南北。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转塘去市里有一个换乘公交的站点“六和塔”,“六和听涛”乃杭州十景之一。那日登塔望钱塘,而后在塔外的林中小憩,听“松风近而远,涛声虚还真”,想到王维的“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冥冥中是谁的指引?本以为山穷水尽,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梦里的江南,路转溪头忽见!于是效颦学步:

 

行到转塘山水转,坐听涛声六和远。

 

后来听人推荐桑吉平措的《佛说》,那天籁般空灵纯净的声音令我蓦然心动,不得不感叹佛说的因缘——

 

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江南好,人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既到了人间天堂,总不能日日苦修,理论联系实践,读万卷书还须行万里路印证。正是春水碧于天的好时节,我穿着天人合一的红花小夹袄,徜徉在江南的湖光山色,如水墨山水中的印章一枚。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随风杨柳岸,遥见烟波船。停足玛瑙坡,濯爪六一泉。孤山访青梅,西泠仰先贤。金昌寻梦迹,红尘看桃仙…… 

 

自然还有江南的美食佳酿:

 

垂涎豆腐臭,朵颐生煎鲜。夜雨桂花酒,绵绵复绵绵……     

 

等车坐爱木渎好,香溪尽头探灵岩……

 

灵岩是返程时的意外收获,上苍赐予的惊喜。   

 

从苏州回家,没买到当日的车票。江南处处是美景,总不能白等着虚度良辰,看公交站牌,忽见“木渎”二字,虽不相识却又故人般亲切,当即上车。一路听着吴侬软语报站名,大约二十几站,到了木渎古镇。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江南 山水行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苏州杭州如绝代佳人仪态万方,蜂拥着一睹芳姿的游客太多,我更喜欢这样养在深闺、远离喧哗的水乡小镇。走进木渎,小桥流水人家,仿佛走进了唐诗宋词的意境。木渎与苏州同龄,穿越古镇,如同穿越了两千五百年的历史风云。相传春秋末年,吴王夫差专宠西施,特为她在秀逸的灵岩山顶建造馆娃宫, “三年聚材,五年乃成”,源源而来的木材堵塞了山下的河流港渎,“木塞于渎”,木渎之名由此而来。道学家们常说“红颜祸水”,把男人的失败归咎于女人,过分夸大了弱女子的杀伤力吧。想勾践范蠡堂堂须眉,复国雪耻却凭着一个小小的浣纱女去冲锋陷阵,剑胆琴心何在?我倒更愿意相信西子在做间谍的过程中爱上了夫差,就凭那份不惜江山的宠眷。灵岩有路入烟霞,二人携手陟翠巅,吴中第一峰,有那一时那一刻的倾心,便已无憾!

 

而我这江南游子,虽不能皓首江南,头白能圆江南梦,也应无憾。 


   
归来魂梦依依,连偷带拿,仿香山居士做《忆江南》三首:

 

其一 江南好,最好是苏杭。柳浪平湖清欲醉,河灯醇曲雁初翔。还乡须断肠!

其二 江南忆,最忆是转塘。黛峰舒眉袂连袂,嫩寒锁梦芳沁芳。人去情未央......

其三 江南忆,再忆是山塘。漫游巷陌迷复转,狼吞豆腐臭且香。俗雅两不忘?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