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天絮语

雅俗拙巧皆不论 茶余饭后乱涂鸦

 
 
 

日志

 
 

绝知世事最难行 为怕伤心不用情(百度整理)  

2013-09-19 00:0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绝知世事最难行 为怕伤心不用情 - 花倦了 - 山鬼的博客
       别院中起笙歌因风送听,递一阵笑语声到耳分明。
  我只索坐幽亭梅花伴影,忒炎凉又何苦故意相形!
  嚼寒香早拼着肝肠凄冷,看林烟和初月又作黄昏。
  惨凄凄闻坠叶空廊自警,他那厢还只管弄笛吹笙。
  泪珠儿滴不尽宫壶漏永,算多情只有那长夜霜衾。
  初不信水东流君王薄幸,到今朝才知道别处恩新。
  怨长门禁不住伤心泪迸,待归房仍对着照影寒灯。


       这段凄美的唱词,是程派经典剧目《梅妃》里的一段,没听原唱,仅看着词,就已失魂。

 

 一个在世人盛爱牡丹的年代偏偏是一枝孤傲清高的梅花,铅华不染,将梅品融入了灵魂。梅妃——江采萍,这个名字源于《诗经·召南》里《采苹》一诗,是她的儒医父亲对掌上明珠的期待。

 

月色皎皎,满地如银,梅花悄然绽放,寒夜料峭抵不过相依相偎的暖。梅亭里,君王软语温存:  

 妃子,你看梅花尽开,暗香浮动,疏影横斜,好不幽雅,又见你玉骨冰肌,淡妆素服,真乃是梅花逊你三分白了!从此以后,朕便唤你作“梅妃”如何?
  
  借得梅花一缕魂,梅妃的称号就此传开,天下知闻。
  
  采萍欣然答应,转过身去,深情脉脉,但愿得一生一世都是这般才好。玄宗微笑,有朕在,卿可安心,他日若有薄幸,愿得天责地谴。
  
  一个说的诚挚,一个听的天真,只是,命运另有它的意思。
  
  发过的誓言,极少能够兑现,不是当时不够真诚,而是抵抗不了命运的作弄,当人早已习惯了造化无情,到最后却发现原来是天意弄人。所以,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让说,不存奢望,结束了之后,或许还可以不致太过纠结。
  
  也许,君王并非故意,换做别的男子,只怕他也会选择玉环。采萍孤高如梅,太过清冷,如后来潇湘妃子,使人不敢亲近。开始时爱的再深,久而久之,也只枯味索然。玄宗另有所爱似无可厚非,只不过人未在其中,不知其情。但凡爱了,要的就不是一个给定的年限,而是今生今世,除非从中抽身的早,中途之时,已不再有情。可惜,采萍不明白。

 踏雪寻梅,雅是极雅,只是缩手缩脚,怎如春风得意、踏花归去马蹄香来的爽快?

 安意如说,谁比谁清醒,谁比谁残酷。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一段新的旷世绝恋,拉开帷幕,而采萍却不再是主角。
  
  世情的确凉薄,岭南的官路,像十九年前一样,又开始热闹起来,仍旧健马飞驰,往来不断,只不过他们带来的不再是梅花,而是三日味变的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最难挨的不是华丽谢幕之后的冷清,而是在独自承受的时候,看着那个男人和别的女子尽情喧闹繁华。太清宫中的笙歌袅袅,因风送来耳畔,一阵阵的笑语欢言听得分明,而她只能与梅伴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自闭昭阳春复秋,罗衣湿尽泪还流。明月一轮,梅花万树,却再也找不到先前的感觉。独卧寒衿,记起往日恩爱,梦里亦是“喜今夕见花容人间无两,但愿得结同心地久天长”的旖旎情怀。
  
图片
       淡云来去黄昏月,

  流光轻冷娇魂怯。
         携手共花林,
         嫩香笑拈闻。
  
         梦中知是梦,
         偏向心头重。
         帘外晓风寒,
         碧痕枕上残。

 

 梦觉醒来,万恨千愁拂去还生。这时的她终于领会了《长门赋》,月光欲到长门殿,别作深宫一段愁。
  
  这天,采萍见到那个领自己进宫的高力士,想起旧事,问他,曾闻汉陈皇后千金买赋,未知本朝有其人否?高力士推说没有。其实,不是没有,只不过那个人正和玄宗玉环御苑共游,写下了三章《清平调》,传诵今古。
  
  求人莫若求己。
  
  许久的深情怎会说去就去,一定是藕断丝连的吧,也许他只是暂时贪恋新欢,日久生厌,定有时重寻旧梦,再笑并香肩。怀着渺茫的奢望,苦心经营,于是有了《楼东赋》:


    玉鉴尘生,凤奁香珍。懒蝉鬓之巧梳,闲缕衣之轻练。苦寂寞于蕙宫,但凝思乎兰殿。信标落之梅花,隔长门而不见。况乃花心飏恨,柳眼弄愁。暖风习习,春鸟啾啾。楼上黄昏兮,听风吹而回首;碧云日暮兮,对素月而凝眸。温泉不到,忆拾翠之旧游;长门深闭,嗟青鸾之信修。忆昔太液清波,水光荡浮,笙歌赏宴,陪从宸旒。奏舞鸾之妙曲,乘益鸟之仙舟。君情缱绻,深叙绸缪。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亡休。 奈何嫉色庸庸,妒气冲冲。夺我之爱幸,斥我乎幽宫。思旧欢之莫得,想梦著乎朦胧。度花朝与月夕,羞懒对乎春风。欲相如之奏赋,奈世才之不工。属愁吟之未尽,已响动乎疏钟。空长叹而掩袂,踌躇步于楼东。

 

       高楼望断情有独钟,盼去盼来盼不尽天涯何处是归鸿,她最后等来的却不过是一斛珍珠。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再多的珍珠,又怎能够抵的了这风月情浓的相思债?
  
  采萍看了,一切了然,你在清醒后残酷,我于残酷中清醒。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连同珍珠,一并还给了玄宗。玄宗看了怅然不乐,是自责悔恨还是愤怒生气?后来,乐府为诗谱上新曲,玄宗定名为《一斛珠》。
     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从此别再相见,拒绝的何等决绝,不留余地。然而君王却不知采萍真正心思。
 
     不久,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史之乱开始。
  
  玄宗和杨玉环仓惶出逃,来不及带走失宠的采萍,这次是真的再难相见了。安禄山打进长安,采萍无处可去,再孤傲的梅花也免不了零落成泥碾作尘。
  
  又是在梅林深处,月明如霜,心中默念着“玉阶生寒,珠泪盈眶。我念我皇,今夜,欢歌燕舞,可千万千万,别梦寒”。之后,投井身亡。世已大乱,也许、也只有这里能接纳她梅花般高洁清雅的香魂。

绝知世事最难行 为怕伤心不用情 - 花倦了 - 山鬼的博客


  
  八年过去,玄宗从蜀地归来,玉环已死。又来到旧日梅亭,林荒人去,踏遍青山,踪迹难访,只落得观旧景遗恨茫茫。向人求得梅妃画像,悲痛满怀,在画像之上题了二十八个字:
  
  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天真。 
  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秋波不顾人。
  
  这样的结局,让人不愿接受。
  
  幸好,《隋唐》里给了一个圆满,原来梅妃并没有死,在乱兵之中逃了出去,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和玄宗重逢于兴庆宫中,皆大欢喜。
  
  明知虚妄,但仍旧选择相信。就像,你还爱我。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