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天絮语

雅俗拙巧皆不论 茶余饭后乱涂鸦

 
 
 

日志

 
 

不会装傻的鱼——伤逝  

2013-08-30 17:02:15|  分类: 瞎编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会装傻的鱼——伤逝 - 山鬼 - 山鬼的博客

 

 她被他从绝望中打捞上来的时候,是一条垂死的鱼。他殷殷的关怀,让她慢慢苏醒,让她又看到蔚蓝天空黄土地,和绿绿的生命的气息。在他的温暖浪花里,她开始、快乐地游来游去。

 

         他惊喜地发现自己如童话里的渔夫,举手之劳居然让他得到珍宝。在他眼里,她那样乖乖的、小小的,却会化腐朽为神奇,会把家常便饭做成秀色可餐,会花最少的钱制造最多的美丽,会为他唱歌提神、跳舞解闷、写促狭的诗逗他开心,在潇潇细雨的夜晚,红袖添香,伴着他,念梦江南的句子。他痴痴地看她,说“有你真好!” 半生遇合,她是他梦里寻寻觅觅且俗且雅的妻。

 

却不是他的唯一。

 

         说好了只做他的红颜,却身不由己地沦陷。当相悦如春意渐浓,多了酸涩和猜忌,多了眼泪和怄气。  

他说“傻丫头,那都是些过客。”  

又说:“佳丽三千无颜色,傻丫头一笑百媚生。”       

         她就多云转晴,傻傻地笑。  

她其实是那么容易释怀,只要他爱怜地叫一声“傻丫头”。她使性耍脾气,只不过是想听到他的爱。“ 亲卿爱卿,是以卿卿”,这一声“傻丫头”,便是她独有的“卿卿”吧? 她有点恋父情结,他那种霸道又温暖的口气,还有他身上烟草的味道,让她常常忘了今夕何夕,有些恍惚、有些沉迷。

 

有时他也会像个孩子般的任性。据说撒娇是女人的武器,所向披靡,他一个大男人,也会用这样的武器对付她,每每让她丢盔卸甲,心中荡起母性的柔软,便开玩笑闹着要他叫妈。书上说:“要想在一个男人的生命里永恒,要么做他的红颜知己,要么做他的母亲。”

她斜着眼看他:“乖,叫妈——”

他很狡黠,坏坏地叫:“孩他妈——”

她就咬牙切齿,忽然又正色道:“哀家不跟你一般见识,慈祥的我送你一首优美的小诗。”   

         她把那首所谓的“诗”写下来,要他用普通话大声朗读,要他从中品出淳朴的河南味——暗石竹,暗石绿,暗石透春竹,暗石透春绿。  

        然后她捂着嘴偷笑。

        他说:“我要吃了你!”

 

        喝醉的时候,他眼睛里会燃起小火苗,对她说色色的话,她撅着嘴佯装生气,只等着他醒过酒来报仇雪恨。他却常常忘记。她一直弄不明白他是无心还是故意,弄不明白他酒后吐的是胡话还是真言。也许,那样的深情款款他早已说成了家常便饭,听众并不只是她自己。清醒的他又是如父如兄的道貌岸然,说:“你是我的乖乖女。”  

她便无从说起,吹皱的池水,慢慢沉寂。谁把月圆变成了月缺?而最初的快乐,何时变成了忧郁?“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他岂会不知?是不在乎吧。原来,她也不过是个过客,无法停驻在他的心底。

回头是岸她却回不去了。她自知不是倾国倾城,无力改变男人拈花惹草的天性,她只有修炼自己,默默承受着他身边的环肥燕瘦花落花开,天真地奢望着“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她也很想学会那样妩媚的风情的笑,他说的过客,是她心里羡慕的妖精。可是,要怎么努力才能修炼成妖?她生在一个很传统的家庭,从小被灌输了一脑袋贞女经,这一点暧昧,心已备受煎熬,她不敢由着性子随他疯。

他不知道她的挣扎、她的伤悲,就像白天不知道夜的黑。曾经很近切的他,忽然又那么遥远,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咫尺天涯。她一个人在梦里哭泣,她梦见花谢花飞,找不到永恒的主题。她不再傻傻地笑了,开始写一些哀哀怨怨的句子:

 

年年负却花期 ­

在不同的故事里流着相同的泪 ­

重复着 相同的别离 ­

 

哪有什么永恒的主题呢 ­

想象的情爱 ­

从来我就不懂悲剧的虚实 ­

这尘世转变的翻云覆雨

 

有阳光的日子如果看见阳光 ­

如同天空的澄澈 ­

因为遥远的距离 ­

相信心是近的路 ­­

却是找不到终点的结局

 

唱那支最后的歌 ­

当呓语灰飞烟灭 ­

不如归去 归去 ­

无晴 亦无风雨 ­

 

而所有的疑问都不必再寻求答案 ­

都不必再提起 ­

也不必怆然回首 ­

背后已是落花流水 芳草萋萋

 

——《花祭》,标题有点《葬花辞》的味道,于是他叫她林妹妹。她知道,十二钗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黛玉。  

林妹妹总是生气总是哭,心较比干多一窍却不会装傻难得糊涂。明明知道男人要的是轻松,最讨厌女人眼里不揉沙子,却还是要洞察秋毫,让他无处遁形。他累了,倦了,谁愿意整天对着林妹妹作揖打躬呢?何况,如今的她不止尖酸刻薄耍小性,还又多了宝姐姐的道学风范,动辄苦口婆心讨人嫌。

他不知道那是她自以为的班姬辞辇之德,她把他当作了自己的皇上,期待着他业精于勤创一片桃花源。可惜汉成帝不是楚庄王,当红玫瑰成为一抹蚊子血,纵低进尘埃都是错。

 

低进尘埃,再也开不出欢喜的花来。

 

她的沉默让他若有所失,她的日渐憔悴让他复生怜惜。

他说:“别皱眉头,我想看你开心的样子。”

她很不明朗地笑了一下,眼睛里雾霭深深。

他摊开她握着的拳头:“傻丫头,伸开你的小狗爪儿——”

手心里,是一把咧着嘴的开心果。一把开心果,就又让她忘了今夕何夕。

他说:“弱水三千,就你最可爱。”

         他说:“乖乖的,等我回来陪你。”  

         她愿意相信他说的是真,她就不说话,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等。等待一抹蔚蓝,一缕阳光,一寸真真假假的柔肠。

         可是他又忘了,忘了她在等。  

         她给他留言:“等你等到我心痛……  

         她想,看到这个留言,他会以最快的速度,疼惜地,拥她入怀。  

可是没有,他在和那些,过客,谈笑风生,他很忙。

         她一下风度尽失,忘了要修炼成妖的初衷,她发脾气,骂男人那张骗人的破嘴,然后哭得肝肠寸断。却还在哽咽的间隙里,期待他继续来骗、来哄。

         这一次,他忍耐到了极限。他给她看一篇文章,一篇以男人口吻教训女人的文章。  

         她只看到“遇见一个坏男人是你年幼无知,遇见两个坏男人是你点儿背,遇见三个坏男人是你咎由自取——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骤然心中响起尖锐的类似于裂帛的声音,她脸色煞白,努力控制全身的哆嗦,她冷冷笑着:“是,你说的对,我是臭了的鸡蛋,从此再不污染你的纯净!”  

         然后她捂着心,迅速转身,决绝而去。  

         他没看到,其实她还是迟疑了片刻,等待他的挽留。只要他说一声“傻丫头别走”,只要他伸开双臂,让她像一只小鸟在他的胸膛释放委屈。她是他打捞的宝贝啊,他曾说:“前世五百年的祈祷,换得今生的相遇相知。”也许他给她看那一段文字,本意并非要羞辱她,也许他不知道那段文字是怎样伤到了她!  

可是,他们都是那么的骄傲,痛彻心腑也要面上含笑……

 

现在,她又成了一条垂死的鱼,静静地、毫无挣扎地躺着,她梦到了练霓裳,在水边看自己的倒影,一夜间,青丝成雪。

 

而在下一个轮回里,她或者学会装傻,或者让心死去。其实,装傻就是死去。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